拂晓-千云暗组- 努力,执着,意志,精神

人类不可抗拒理论(转)

2015-10-04

原作者:曹洲(Anderson)
人类不可抗拒理论
  当我走在路上、坐在咖啡厅里、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的时候,我观察每一个人。无论他们是在看报、听音乐、玩手机或是搅拌咖啡。我惊讶的发现,包括我自己在内,我们居然再做同样的事!——消磨多余的时间。
  然而什么时间是多余的?多余的时间是如何产生的?什么样的群体、运用什么样的方法?使用什么样的产品、会有什么的效果来帮助人们消磨多余的时间?成为我即将研究的课题。

  ———《狭义逻辑抵抗理论》
  无论是建筑,音乐,艺术,工业产品,如果它在使用过程中能够使人们忘记“时间”的存在,那么它就是人类不可抵抗的产品。所有产品的价值,都以“时间”为单位,用数字来描述。
  ———人类不可抗拒原则
  1.“逻辑体验”人们会通过“逻辑” 将片段与不完整的图形,联系成连续完整的事物的“心理活动”。
  2.“时间概念”:人类之所以可以感受到“时间的存在”,是由于人类“逻辑体验”感受到“物理空间以及结构”的变化,从而产生“时间概念”。
  3.“时间体验”:人类在黑暗的房间里依然可以比较准确的计算时间,这是由于人类通过“逻辑”在不间断的“体验”时间的流逝。人类为什么会认为坐在火炉上“一分钟”比坐在美女身旁“一分钟”的时间要长?因为“心理空间以及结构”的变化会产生相应的“时间体验”。
  4.“心理奇点”:人类忘记了时间,“逻辑”完全失去对时间的“体验”。
  《广义逻辑对冲理论》
  物理“时间概念”与心理“时间体验”对立存在。
  “红移”现象,为宇宙膨胀理论提供了论证,“物理空间”的变化对立产生了“时间概念”,同时可以看做时间与空间共存并相互抵消。
  “心理空间”的变化产生了“时间体验”,同时可以看做时间与“心理空间”共存并且相互抵消。
  通过人类对“宇宙奇点”的假设,可以验证“心理空间”与“物理空间”的对立关系。人类用“无限”来描述宇宙范围,但由于人类存在“逻辑极限”,“心理空间”可以是看做不断膨胀却是有限的,人类“心理空间”无法完全体会“无限”的概念,所以人类对“宇宙空间”提出了“膨胀”与“奇点”的假设。
  人类最渴望的心理状态就是“时间体验”消失。(“心理空间以及结构”变化产生的“时间体验”与“物理空间以及结构”变化产生的“时间概念”完全抵消。)
  假设,自宇宙诞生之日起,“物理空间”与“时间概念”完全抵消,那么宇宙将会静止,星体不再运动,宇宙不存在“红移”现象,人类将不会出现。所以“物理空间以及结构”变化产生的“时间概念”与“心理空间以及心理结构”变化产生的“时间体验”,只能依靠“稳定抵消”来无限接近“完全抵消”这个概念。人类正是伴随宇宙序曲的“节奏”诞生的。这就是著名的悖论:“人们永远抓不住现在。”
  “物理空间以及结构”变化产生了“时间概念”,从而带来人类“心理空间以及结构”变化产生“时间体验”。如果两者完全对冲,那么在那一刻什么也没发生。也就是说如果人类握住了“这一刻”,那么世界就在“这一刻”消失了。
  我们将以上理论进行引申——《广义逻辑对冲理论》
  我们认为任何以智商,财富,种族,来划分人类区别的行为都是不合理的。但不可否认人类群体之间存在着差别,这种差别正是来自于人类利用“逻辑”将“物理空间以及结构”的变化产生的“时间概念”与人类“心理空间以及结构”变化产生的“时间体验”对冲“水平”的差别。
  下面我利用“贵族”的诞生与灭亡来进行论证。
  贵族的诞生:
  贵族是早期有能力在地球上进行“物理空间以及结构”人为变化的群体,他的这种能力正是人民赋予的。
  人类群体之所以会将权利交给少部分人,是由于人类有了剩余的“时间体验”,并且在周围环境中无法找到剩余的“时间概念”来进行对冲。当人类生存环境的“时间体验”过量,“时间概念”不足时,人类将产生“逻辑空虚”(大萧条时期)。当“时间概念”过量,“时间体验”不足时,人类将产生“逻辑亢奋”,例如:纳粹。(人们从乡野间第一次来到拉斯维加斯时的情绪变化——“逻辑亢奋”)。人类希望把“逻辑对冲水平”维持在一定范围。从本质上来看,人民交给贵族的不是权利,而是“时间”。贵族利用人民给予的“时间”来进行“物理空间以及结构”的改变,来产生更多的“时间概念”。人民使用贵族所衍生出来的礼仪,信仰,战争等 “时间概念”来与自身“心理空间以及结构”变化所衍生出来的“时间体验”进行对冲。并使自己的“逻辑”稳定在一个固定的范围。(所以世界和平不会绝对存在的,随着人类社会的进步,会找到代替战争的手段,例如:环境保护.)
  贵族的灭亡——资本家的出现:
  当贵族所提供的“时间概念”不足以对冲某个群体的“时间体验”的时候,其中一部分人成为了资本家,另一部分人成为了艺术家。资本家进行工业生产(“物理空间以及结构”的变化)来产生新的工业产品(“时间概念”)来帮助自己和人民进行“逻辑对冲”。结果导致越来越多的人把“时间”交给了资本家。艺术家通过降低自身的“时间体验”平衡与“时间概念”的对冲,并试图描述整个对冲的过程。贵族与资本家之间的战争,看来就像让孩子在礼仪与玩具之间做出选择,胜败显而易见。
  人们来到夏威夷,心情会放松。来到纽约,心情会亢奋。因为建筑是人类对“物理空间以及结构”最直观的改变,建筑师根据当地人的“时间体验”来选择建筑风格,而不同的建筑风格衍生了不同的“时间概念”。
  我们从资本家与艺术家的形成过程,可以引申出“逻辑对冲水平线”对人类的影响。
  我们用一条直线来描述人类与宇宙的关系:
  《广义逻辑对冲理论》理论模型:
  当人类“逻辑对冲体验”处在“逻辑对冲水平线”上,并无限接近“时间概念”的时候。金融家,发明家,理论物理学家诞生了,阴谋论者。
  当人类“逻辑对冲体验”处在“逻辑对冲水平线”上,并无限接近“时间体验”的时候,艺术家,资本家,音乐家,导演产生了。
  当人类“逻辑对冲体验”处在“逻辑对冲水平线”上,并同时无限远离“时间概念”与“时间体验”的时候,劳动者,贵族,成功的艺术家,资本家,音乐家,导演产生了。
  当人类“逻辑对冲体验”处在“时间概念”并无限远离“逻辑对冲水平线”的时候,精神分裂症患者出现了。
  当人类“逻辑对冲体验”处在“时间体验”并无限远离“逻辑对冲水平线”的时候,低能儿产生了。
  我们可以通过一个简单的实验来验证“逻辑对冲水平线”的存在。我们邀请 “Carmen”乘坐一辆汽车,分别以每小时50公里与每小时100公里的速度在郊区公路各行驶一个小时,要求“Carmen”估算自己乘坐车子的时间。
  行驶的时间相同,“Carmen”却感觉第一次乘车的时间大于第二次乘车的时间。原因就是:单位时间内,车子产生了不同的位移,周围“物理空间以及结构”产生了不同的变化,从而产生了不同量的“时间概念”,车子快速行驶时发生了更多量的“物理空间以及结构”变化,产生了更多量的“时间概念”,“Carmen”在车内通过“心理空间以及结构”变化产生了更多量的“时间体验”来对冲“时间概念”。
  假设爱因斯坦的“光速列车”成为现实,由于物体达到光速所需的能量无限大,周围“物理空间以及结构”的变化会产生无限量的“时间概念”。而人类存在“心理空间以及结构”变化的极限,无法产生无限量“时间体验”来对冲无限量的“时间概念”,所以车上的乘客会在车子加速至光速的过程中逐渐失去“时间体验”以及意识,发生“心理空间”“奇点”现象。
  《广义逻辑对冲理论》用以描述“物理空间以及结构”变化对人类产生的共同影响,认为宇宙与人类保持了一致的节奏,人类“逻辑对冲水平线”像赤道一样存在。
  现阶段研究课题:《人类逻辑极限》、《阴谋论者逻辑理论》
  《狭义逻辑对冲理论简介:》
  Ipone手机、世界名曲、电影票房冠军的产生原因——人类不可抗拒原则,“心理空间”的“奇点”。
  “光速列车”上的乘客所发生的“心理空间”“奇点”现象,是由于“物理空间以及结构”的变化已经超越了“心理空间以及结构”变化的极限,所引发的“心理奇点”现象。然而,在现实中还存在另外一种“心理奇点”现象——“物理空间以及结构”变化所产生的“时间概念”与“心理空间以及结构”变化所产生的“时间体验”完全对冲。
  无论电影,音乐,艺术,工业产品,如果它在使用过程中能够使人们忘记“时间”的存在,那么它就是人类不可抵抗的产品,这就是人类“心理奇点”现象.
  高品质电影会在播放到某一桥段时,观众完全忘记时间的存在,并且类似的桥段越多,电影越是卖座。下面我们用《哈利?波特》、《变形金刚》、《超人》三部电影来解析一下桥段中使用简单的“物理空间”的变化,产生的“时间概念”的桥段。
  哈利?波特使用魔法的桥段,变形金刚变形过程,超人接住飞机的桥段, 观众们通常会在这三个桥段失去“时间体验”产生“心理奇点”。通常电影剧情中出现魔法、变形、超能力,票房成绩不会很差。因为描述“物理空间以及结构”变化产生“时间概念”的电影,是赚取票房最简单的方式。由于现实环境中的“时间概念”与人类“时间体验”存在定量的差额(“心理红移”现象)我们设为“+T”,正是由于“+T”的存在,人类社会才会不断发展。导演在屏幕上展示了“物理空间以及结构”变化,产生了定量+T的额外“时间概念”,帮助观众对冲现实生活中“时间体验”的差额。
  而另外一种艺术形式是以改变“心理空间以及结构”从而改变人类“时间体验”产生定量“-T”的电影,例如喜剧,悲剧类电影,人们在笑或哭的时候会失去“时间体验”。
  当+T与-T的交替出现,产生了更多的“心理奇点”,例如:泰坦尼克号。(但无论是+T-T,都存在一定的范围——狭义逻辑对冲理论。) 下面我用大家口袋里的产品为大家解释人类不可抗拒原则——ipone手机。
  乔布斯是最早研究人类不可抗拒原则的理论学家,“你想要什么?”“我们的产品要让消费者忍不住要一口。”这就是不可抗拒原则的原始课题。
  ipone手机在“物理空间以及结构”上运用了最容易被人类接受的“黄金矩形”,然而电话的本身,就存在人类不可抗拒原则,人们在接听电话的时候,通常会出现“心理奇点”现象,暂时失去对时间的体验。(狭义逻辑对冲理论。)但随着人们对电话的频繁使用,使人类“心理空间”膨胀,致使这种效果在逐渐“减弱”。“视频”通话出现,正是希望改变这种“减弱”的趋势,然而却没有收到意想的效果,原因很简单,因为“视频”是由“物理空间以及结构”的变化产生的,所以会衍生额外的“时间概念”,从而给人们带来额外的“时间体验”。
  苹果手机系统与Android系统的区别在于:苹果手机系统中所有为使用者呈现的信息,都是有用的信息。而Android 操作系统为使用者呈现了一部分没有的用信息,(例如大量的系统文件)导致产生了额外的“时间概念”,使使用者产生了额外的“时间体验”。
  App Store为软件设计者与使用者提供了“逻辑对冲”平台,软件作者为App Store注入了“时间概念”,使用者下载到手机中进行“时间体验”。
  ipone5并没有体现乔布斯的不可抗拒理念,因为库克不知道“人们想要什么。”
  《狭义逻辑对冲理论》是用以描述 “物理空间结构”的变化对社会个体或群体产生的差别影响,认为人类事件可以“预测”。狭义“逻辑对冲”方式,可以通过教师与学生的沟通效果进行直观体现。小学教师最合适的人选是退休老人,他们的“逻辑对冲”方式最相似,沟通效率最高。
  《狭义逻辑对冲理论》理论模型:
  人类“逻辑对冲水平线”像人类掌心的“生命线”一样存在。
  现阶段研究课题:《影视投资风险管理》、《艺术品价值计算》、《工业产品设计》。

Author:admin | Categories:读书笔记 | Tags: